当前位置:

第121章 番外一

丁墨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番外一请你听听我的歌

    那是2011年,木寒夏离开的第三个年头,风臣成功上市。,

    公司大了,人多了,来来去去。但是林莫臣作为董事长兼ceo,会直接接触到的人,却越来越少。左右也不过孙志、周知溯,其他高层管理者,还有总裁办的几个。

    年底,北京大雪纷飞。公司盛大的年会结束后,总裁办的一些人,拉着几个领导要去ktv唱歌。孙志和周知溯来请林莫臣。

    林莫臣自是不去的,他上一次去ktv还是什么时候?哦,2008年秋,也是和木寒夏在北京。那晚程薇薇来了,那晚他俩窝在包房角落里,都没有唱歌。那晚他第二次伤她的心。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他拿起大衣便要离去,可孙志和周知溯两个老男人也耍起了横,非把他架了出去。人在商场走,总也会有些柔软的情绪的。对林莫臣来说,这份柔软就是身旁的这些兄弟。

    到底还是去了。

    金碧辉煌的vip厅里,他独坐一隅。虽不言语,虽脸上始终带笑,但依旧如这些年来的每一刻,气场强大,难以靠近。职员们敢去敬酒,敢打趣几句,但他不愿唱歌,却也没人敢反复地请。

    周知溯也是个老练城府的,这种场合只为联络员工感情。也不唱歌,和林莫臣偶尔小酌一杯,自得其乐。孙志却玩得很开,跟他们摇骰子、喝酒、唱歌,洒脱自在。

    是什么时候出了神?

    是有人点唱了他们第二次见面,超市里放着的那首《十年》?还是有年轻腼腆的女孩,脸蛋微红眼眸清亮地喝着酒,然后点唱着他没听过的歌?林莫臣突然就想到了那年同样腼腆的她,她坐在他的身旁,不肯唱歌。虽然他想听。

    林莫臣忽然笑了。

    后来他才发觉,自己对她的了解,其实少得可怜。譬如她父母双亡之后的几年,到底过得有多辛苦。她在的时候,他从不仔细过问。譬如她似乎很喜欢听歌,却从来不听她在人前唱歌。

    还是去问何静,才知道的。何静虽有伤感,提及这一点,也笑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阿夏唱歌难听啊。别看她长得好,唱歌就跟几岁小孩一样跑调,她哪里好意思唱给别人听!我手机里还录着她曾经唱过的歌呢,每次听我都说她是魔音贯耳。”

    何静手机里的音频,被林莫臣拷贝过来。

    听过很多次,每一次,都会听得发笑。

    多想在某一天,听她亲口唱给他听?

    而她,也从未听过他唱歌,从来没有过。

    “给我点一首歌。”他忽然开口。

    偌大的包房里,静了一下。

    周知溯看他一眼,孙志目露温和笑意。其他员工惊讶之后,全都低声欢呼。

    老板居然要唱歌了。

    有人想,再难听待会儿也好好好鼓掌。

    伴奏响起时,大家都静下来。很熟悉也很平静的旋律。而这时在孙志和周知溯的推搡下,林莫臣笑了一下,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往事不要再提,人生已多风雨。

    纵然记忆抹不去,爱与恨都还在心里。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开口,所有人都惊了。

    低沉、醇厚、温柔至极的嗓音,是那个冷漠又强势的林莫臣吗?他的歌声竟然好听动人成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现场响起一片惊讶的喝彩声和掌声。而林莫臣的神色始终平淡,看得出来,他非常认真,非常平静,也非常投入地在唱这首歌。而所有人受他的神色和情绪感染,也迅速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曾真的离去,你始终在我心底。

    我对你仍有爱意,我对自己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留恋岁月中,我无意的柔情万种。

    不要问我是否再相逢,不要管我是否言不由衷。

    ……”

    有人听哭了。真的有女孩,仅仅只是一首歌,仅仅只是他沉静如水的眼波,那喃喃如在耳边低诉的歌声,就听得眼眶湿润了。他唱得太用情,连最五音不全的人,也听得出每一句中的深情。在这一刻,他分明独自沉迷,眼中哪里看见其他人。没人知道,他在看着谁。甚至有人在想,董事长是不是唱哭了。可望过去,林莫臣的眼睛里,只有深渊般的漆黑颜色。

    “有一天你会知道,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。

    人生已经太匆匆,我好害怕总是泪眼朦胧。

    忘了我就没有痛,将往事留在风中。”

    一曲终了,林莫臣放下话筒,静立了几秒钟,坐下。

    众人仿佛这才从惊觉,齐声鼓掌喝彩。而知道内情的人,都只是微微地笑。

    原来他有一把令所有人惊艳不已的嗓音。他一定曾经深深地爱过什么人,才能唱出这么令人潸然泪下的声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是唯一的一次。从此之后,再也没人听过林莫臣唱歌。

    再也没有过。

    番外二求婚

    没有鲜花,也没有单膝下跪,更没有盛大的砸钱的场面。

    是在一个宁静的早晨,木寒夏醒来后,被林莫臣拉进怀里。然后他从旁边拿出个黑丝绒盒子,递给她。

    木寒夏接过打开,很简单素净的款式,但那颗钻并不小。简洁而闪耀。

    “戴上。”他亲她一下说。

    “你就想这么让我戴上戒指?”她笑道,“没有鲜花,也不下跪,诚意呢?”

    “诚意都在这里。”他拉起她的手,按在自己左胸,“要我下跪吗?”他作势要起来,木寒夏忙拉住他,神色略有些扭捏:“不用了。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