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112章

丁墨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清晨6点。∑頂點小說,

    木寒夏站在方宜集团电商项目组的办公室里,身旁是上百名项目组成员。并不是所有的进攻都是澎湃热闹的,在木寒夏数月来的领导和掌控下,他们正安静、紧张、耐心地等待那一刻的来临。

    陆栋没有来。但是他就在楼上,关注着事态的进展。陆樟也没有来,木寒夏已无暇顾及他了。

    窗外天边,浮云涌动,金光骤现。木寒夏想,是个大晴天。

    6点50分。

    木寒夏特别平静地在座位上喝着咖啡,而每位职员的电脑上,显示的都是即将推出的网站页面:可穿戴电子设备的介绍、超大力度的优惠政策、动态演示方案……那是凝聚着所有人心血,也凝聚着她心头之血的东西。她知道张梓今天一早,一定会上网看产品上线的盛况。她会让他看到。

    7:05。

    产品正式上线。

    e-show网站,即使在夜里和清晨,也有相当高的流量。是以当产品的动态介绍以最大版面,出现在屏幕上时,工作人员们立刻在后台看到了不错的点击量。

    100、1000、5000、20000……点击量在以指数频率攀升,每个工作人员都凝神以待,而木寒夏亦放下咖啡杯。偌大的开放式办公室里,竟没有什么人说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成交了第一笔!”

    “成交了十笔!”

    “成交了一百笔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销量统计员,用略显兴奋的声音,报出实时销售数字。周遭的气氛仿佛也随之涌动。木寒夏的手里玩着支圆珠笔,微微一笑。她要的,她剑指的,岂止是区区数百数千数万笔订单而已?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后台数据不动了!”有人惊讶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也不动了!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也是!”

    木寒夏抬起头,看到技术部的经理已经站了起来,冲到那几台电脑前。然后更多的人站了起来,神色震动而惊惶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有人拼命敲着键盘,但屏幕上始终无法打开e-show网站。

    “查服务器!”技术经理低吼道。

    木寒夏站了起来,看到所有人的电脑上,都是报错的页面。而销量统计员都慌了:“木总,刚才的那些订单数据,也都丢了!全没了!”

    整间办公室已乱成一团,有人在奔走,有人在张望,有人在焦急地商量。木寒夏站了起来,她感觉到太阳穴突突地跳。急切的情绪忽然从她心中涌出,非常不详的预感瞬间没过心头。她一把抓住技术经理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技术经理沉肃答:“木总,我们的系统崩溃了。按理说不该这样,这非常不正常。我们正在修复!尽全力抢修!”

    木寒夏松开了他,镇定下来。她等,没关系的。哪有一帆风顺的事,只要尽快修复好就没事。

    她的手机很快响了。她看一眼,陆栋打来的。她接起,低声解释了几句,挂断。

    又过了没多久,陆樟打来了,她没接。

    修复一直在进行。

    10点的时候,网站依然没能正常打开。技术经理黑着脸跟木寒夏汇报,他们是被人黑了。这次的数据丢失非常严重,很可能短期内网站都无法上线了。而方宜的官方网站上,已有不少顾客在吵吵闹闹,要求网站退还订货款。

    10点15分时,木寒夏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她当时正站在窗前,听完技术经理的汇报。她盯着手机,足足等它响了十几声,才接起:“喂?”

    是相熟的护士,略带哽咽的声音传来:“木小姐,张梓先生刚刚抢救无效,过世了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放下手机。此时此刻,身边的一切,透明的玻璃窗、忙碌的办公室,外外边的流云和日光,还有身后那无数焦头烂额的人们——突然都令她觉得不太真实。她好像并不能太真切地感受到,功亏一篑的挫败,和好友逝世的悲痛。这一切,好像都不是那么真实的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,再次叫来技术经理,嗓音格外平静地问:“中午之前,能修复吗?”

    技术经理沉默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,说:“不要紧,让大家继续努力,辛苦了。好东西一定会得到市场认可的,只是时间早晚问题。那我先出去一趟,你替我盯着,有事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技术经理欲言又止:“木总你……”

    木寒夏朝他温和地一笑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夏天是真的到了。天这样蓝,云这样白。道路看起来,也显得格外洁净宽敞。木寒夏开着车,她开车从来都慢,今天却已濒临超速的速度,穿过这个城市。当风拂过脸颊时,她突然想起了多年前。想起跟林莫臣初识的那个夏天。那时候天就是这样的蓝,荔枝正是成熟时,他在晴朗的蓝天下,走进乐雅超市,走到她的面前。他在宽广的夏夜里,蹲在她的面前,戏谑地朝她微笑。

    木寒夏突然就哭了出来。她用手擦掉眼泪,可是眼泪一直掉一直掉。一个声音特别用力地在她心中说,不会的不会的,绝对不可能。可若是真的呢?若真的与他有关呢?她还要怎么周全?她周全不了了!

    一直开到了医院门口,连车钥匙都忘了拔。她懵懵懂懂地走进去,见了护士,见了医生,签了很多字,最后到了个安静而幽暗的房间里。所有人都出去了,把空间留给了她。她看着床上被床单覆盖着的尸体,忽然软倒下来,趴在床边,不动了。

    护士的声音模糊还在耳边:“张梓先生看着电脑,等了三个多小时。后来发生急性心梗,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走得很快,并不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他没能留下遗言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木寒夏拉开覆盖在他脸上的布,看起来和睡着了并没有两样。周围是这样寂静无声,可木寒夏感觉到的,却是巨大的剜割般的钝痛。她失去的,不仅仅是一位挚友。还有信仰,还有承诺,还有恩义,还有一直以来对善与恶的无畏坚持。

    她终于埋下头,痛哭出声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木寒夏在中午过后回到方宜。她走进自己办公室时,技术经理、陆樟、何静等几人,都已经等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木寒夏的脸色看起来特别沉静。但是红肿的双眼,却是掩不住的。何静也得知了张梓去世的消息,眼里含着泪水。陆樟的脸色显得苍白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查清楚了吗?”木寒夏问,“是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技术经理答:“对方的身份追查不出来。但是木总,我和几位经理都商量过了,我们都觉得是风臣做的。也只有他们有这个实力,并且是直接得益方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静默不语。

    何静瞬间睁大了眼睛,陆樟的脸色更加阴霾。

    “是谁走漏了消息?”木寒夏问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一怔。

    技术经理率先答道:“木总,不可能是我这边出问题。你知道的,我们的人,全都是你和董事长几个月前挑好的,要么是方宜最忠诚的员工,要么是新招的干净背景员工。而且我们这段时间的工作都是全封闭的,员工连家都不回。要出问题早出问题了。不可能是我的人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看了他一会儿,不置可否。目光扫过陆樟和何静,然后就注意到,何静的脸色极不自然。木寒夏的心一沉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出去。何静留下。”

    何静的脸色更难看。技术经理转身走了,陆樟没动。

    木寒夏抬眸看他一眼:“出去。”

    陆樟的脸色微微一变,终于还是掉头走了。

    屋内就剩下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木寒夏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何静抬起涨红的脸,看着她。她忽然觉得眼前的木寒夏,有些陌生。太冷静,也太冷酷。仿佛直到这一刻,何静才真正意识到,她不仅仅是自己的好友,还是个冷毅果敢的商场中人。这让何静有些慌,也有些难受,她答道:“阿夏,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。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跟任何人提过计划?”

    何静愣了一下,眼神却变了又变:“我跟……林莫臣提过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深深地吸了口气:“你为什么会跟他提起?”

    何静的眼泪一下子冒了出来:“他昨天晚上打电话过来,问你在干什么,为什么又去找张梓……我只是跟他说,你明天会推出新的计划,但都是为了朋友。我是想要你们两个好!可是我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,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木寒夏定定地望着她,眼睛里也有了湿意,但是她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他打电话给你?”她缓缓地问,“你们经常电话联系吗?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是的!”何静大声说,“阿夏你别误会,只是偶尔联络,而且他也从不问你工作上的事。”可是在木寒夏锐利的目光中,她越发感觉到无所遁形,然后伸手挡住了自己的脸:“对不起阿夏,你离开的那些年,我还接受过他给的……一些钱。我实在是……过得太难了。我知道他是因为你才给我钱的,也知道不该拿,但是……后来那些钱都被我的前夫挥霍一空了……”

    木寒夏只感觉到眼眶阵阵发胀,刹时许多烦闷情绪,也没过心头。

    “那么他从你这里得到了什么?”她问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拿走了所有你写过我的信,还有经常问你的消息,任何有关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沉默了许久,说:“昨天你告诉他计划后,他是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何静怔忪,然后低声答:“他什么也没说,直接挂了电话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木寒夏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时,等候许久的陆樟直接拦住了她。他有千言万语堵在心头,却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木寒夏抬起湿红而执拗的眼:“让开。”

    陆樟察觉到她脸色不对,问: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风臣。”

    陆樟心头一震,抓住她的手:“你去哪里,我都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的嘴角却浮现很淡的笑:“松手,陆樟。毛都没长全,我去哪里,都不需要你。”

    陆樟哪见过她如此张狂冷傲的模样,一时间又羞又怒,手也被她挣开。站在原地,闷声不语。旁边其他几个经理,闻讯也赶过来,木寒夏的目光冰冷扫视过他们,然后独自走向电梯。

    “谁都不许跟!”她背对着他们说,“我一个人去。”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