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62章

丁墨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木寒夏没想到,电梯门开,迎面就望见了林莫臣。,

    酒店长长的走廊,她在这头,他在那一头。

    两人都有片刻的沉默。然后她迈出电梯,而他也直视着她,大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木寒夏移开目光,面色平静地朝前走。错身的一刹那,胳膊被他抓住。

    “这一夜去哪里了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没去哪里。”她答,“林莫臣,我很累,想回房间休息。”

    他盯了她几秒钟,声音轻柔:“我刚接到电话,有另一家投资公司愿意入股风臣,5亿多的资金。我现在先去签约处理,你在房间里好好休息,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一愣,唇角勾起,情绪难辨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林莫臣握着她的手没动,这时他的手机却响起。他一直盯着她,掏出手机接起:“喂,孙志。好,我马上下来。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,他终于还是松开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木寒夏目视前方,径直往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林莫臣走进电梯,在电梯门关上的一刹那,突然又伸手挡住,却只看见前方的她,头也不回地走进房间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三个小时后。

    林莫臣和风臣的几位经理,以及以杰克为首的几位投资方代表,从风臣公司的会议室中走出来。双方言笑晏晏,握手暂别。

    至此,风臣与mk投资公司的合作协议正式签订。8000万美元的资金,将于2天内注入风臣,一解燃眉之急。同时,mk公司会在公司股权、分红、其他投资拓展上,享有极优厚的权利。此外,有关部门也特意致电了解此事。因为引进外资投资,一直是地方政府大力推崇的,亦是经济建设的任务之一。所以此后,风臣在霖市的发展,将享有各种政策优惠和绿灯,这是后话。

    送走了杰克等人,林莫臣转身,就见程薇薇还坐在他的办公室里,等着他。

    他走进去,微微一笑:“谢谢你vivian。我刚才听杰克提了,这次投资,是你从中牵线搭桥、一力促成。我的确很意外,你会为我这样做。你这次的情分,我一生都会铭记于心。今后你的永正,我也会倾我所能,相助相报。”

    从他嘴里说出“一生铭记于心”这样的话,是非常难得的。而“对永正相助相报”的承诺,更是令程薇薇心头一喜。但是她又有些茫然。因为经历了这样大的起落,今日简直是咸鱼翻身,可眼前的林莫臣,看起来并没有太多喜悦之色。他是在微笑,但是笑得异常平静。那份静,是从眼底深处透出来的。是他骨子里透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在改变。他,也在改变。

    这种宿命般成双成对的感觉,而她程薇薇终究不过是个被隔离在外的旁观者。这感觉令她非常不舒服。

    她缓缓地笑了,说:“jason,你说哪里的话。我是心甘情愿的帮你,不求任何回报。”

    林莫臣静静地看了她几秒钟,然后伸出手,与她相握:“我们会是永远的朋友。多谢。”

    程薇薇依旧笑着。

    林莫臣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这样冷清素雅的办公室,再次安静下来。属于他的办公室,桌上的黑色瓷杯,整齐的钢笔,书架上干净分类的书。处处都有他的风格痕迹。程薇薇抬起头,安静地望着窗外终于放晴的蓝天,她知道,这份爱情,她已彻底失败了、放弃了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并没有爱得非他不过。不过,她想,呵呵,木寒夏,这样多好。他不会是她的,不会是你的,也不会是我的。

    他不会是任何一个人的了。

    程薇薇在这一天,搭乘夜班机,飞回江城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风臣与薛氏投资的口头约定失效。孙志代表风臣,来与薛氏投资的人员进行协商沟通。而林莫臣和薛柠,坐在里间的另一间会客室里。

    “jason,坐。”薛柠浅浅的笑,亲自为他倒了杯茶,“这是我能在中国搜罗到的最好的龙井,尝尝。”

    林莫臣轻抿一口: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室内灯光柔亮,会客厅里装饰得清雅奢华。两人面对面坐在红色细绒沙发上,静静地品着茶。谁都没有半点那晚的脆弱、失态或者是动情。

    林莫臣的来意,之前薛柠已经得悉了。所以相比他,她更加沉静不语。

    “serena。”林莫臣的手轻搭在膝盖上,开口,“谢谢你,在我落难时,伸手相助。我内心非常的感激。昨晚的事,要跟你说声对不起。抱歉。”

    薛柠笑了笑:“你不用道歉,是我自己主动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都静了一会儿,林莫臣说:“你在我最需要时出现,带来的是我渴望的一切。金钱、背景、复仇的机会、颜面……你和你的家世。我的确觉得,抗拒不了。然而你要的,不过是爱情,和像我一个这样的男人。你给我陷阱,呵……我也给了你。”

    薛柠笑笑,慢慢地喝着茶。

    “我差不多该走了。”他站起来,微微一笑,“祝薛小姐今后依然一帆风顺,得遇良人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薛柠轻声说,抬头看着他,“如果,我说是如果,没有mk公司的这笔投资,你会选她,还是选我?”

    林莫臣静了片刻。

    然而薛柠没想到,他说了一句令她彻底失望的话。

    “人生中如何’如果’的假设,都没有意义。但是当我看到她的眼睛,我知道我不能失去她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木寒夏沿着楼梯,徐徐往上走。天黑了,廊灯却还没亮。周围昏暗一片。

    她走到房间门口,摸出门卡。这是一家便宜的快捷式酒店,今天下午在原来的酒店碰见林莫臣后,她转头就搬了出来。没有告诉任何人。

    “滴”一声,她无声地刷开门。刚想进去,忽然缓缓地转头。

    身旁墙边,站着个人。高高的个子,朦胧可见西装轮廓。他的指间,竟然还燃着一点红星。然后他把烟头丢在地上,踩熄了。

    不知他在这里站了多久。但是木寒夏顿时明白,今天下午他离开酒店后,必然派人盯着她的动向了。他的心机从来不会少。

    木寒夏转过脸去,闪身就往房间里走。他一伸手就抵住了门,人也跟了进来。木寒夏还未来得及有任何反应,他已反手关上门,从背后抱住了她。

    木寒夏只觉得身上一阵热,又一阵冷。黑黢黢的房间里,她被锁在他的臂弯中,全身竟顷刻如同灌了铅,想动,可是不能动。艰难。

    他只轻轻开口,说的是跟短信里相同的话。

    “寒夏,回我的身边来。”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