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59章

丁墨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傍晚时分,窗外的雨淅淅沥沥。

    伯特微眯着眼,盯着电脑屏幕,伸手去拿咖啡,却发现杯子已经喝空了。

    刚要招呼侍应生,新的一杯热腾腾的咖啡,已经放到他手边。伯特抬起头,看一眼来人,轻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木寒夏浅笑自若地在他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他不理她,她也不出声。

    无奈前晚虽然有女式外套御寒,年老的伯特还是感冒了。过了一会儿,他轻轻吸了吸鼻子,抬头到处找纸巾。

    旁边的木寒夏也吸了吸鼻子,从口袋里翻出包纸巾,先抽出一张捂住自己的脸,再抽出一张递给他。

    伯特嫌恶地看着她的手,不接。那眼神仿佛在说:你手上的感冒病菌比我还多!

    木寒夏无奈地笑了,干脆把整包纸巾给他。他才抽出一张,捂住通红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阿嚏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嚏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人都在打喷嚏。

    伯特把纸丢进垃圾桶里,忽然问:“你到底要缠我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木寒夏微微一笑:“直到你肯听我介绍风臣的投资价值为止。”

    伯特轻哼一声:“噢,真是抱歉,昨天在车上,我其实已经听过了。恕我直言,这家公司勾不起我一星半点的投资兴趣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的心一沉,但还是神色不变地坚持:“那样的环境,怎么听得全听得清楚?除非你听我好好地再讲一次。”

    伯特看她一眼。不知怎的,木寒夏觉得他的眼神,透着狡猾、透着无情。

    “ok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木寒夏一怔,到底还是欣喜不已,连声说:“谢谢、谢谢你!”

    创业咖啡馆的里面,还有几间小会议室,专供谈项目用的。木寒夏就跟老板娘借了一间,接上投影仪,又暗暗地酝酿了一下,这才把老伯特请进来。

    伯特端了杯咖啡,很是漫不经心地坐在下面。但木寒夏看到了他的眼睛,是锐利而清明的。她关了灯,室内暗下来,只有投影仪的光柱,打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是只有一个人的演讲台,只有一个听众的会场。木寒夏深吸一口气,在这一瞬间,她忽然想起了林莫臣。

    这是她为他一个人的战争。

    她好想凯旋回到他的身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细细的灰尘,在投影光柱中飞舞,她讲得紧张、认真、全神贯注,连汗水潮湿了后背,都没有察觉。伯特一直安安静静地听着,既没有半点笑容,也没有半点不耐烦。

    终于,她讲完了,背对着伯特,静静地吐了口气,然后打开灯,转身微笑看着他。

    她几乎难以掩饰,也不想掩饰,眼中的期盼。

    然而伯特与她对视片刻,开口:“抱歉,我想我暂时不会投资这家公司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的心狠狠一沉,几乎是立刻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伯特缓缓地、带着几分狡猾和残忍笑了:“既然这家公司的优势是在于创新的服装运营模式和品牌,以及房地产的产品设计和品牌,我为什么不等你们破产之际,再以最低价格收购。那样,我花的钱更少,同样可以得到你说的那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心头一震,竟说不出任何话来。

    这时伯特站起来,居然还轻轻拍了拍她的肩:“孩子,以后在你的人生中请记住:不要轻易向资本求情。这才是资本本来的面目和游戏规则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的心里,犹如有什么在寸寸破裂着。她的喉咙仿佛也堵住发不出声音。眼看伯特往门外走去,她把心一横,吼道:“等等!你站住!”

    伯特转头,瞪着她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是这样,不是这样的……”她说,“模式是有价的,产品是有价的,可人是无价的!你最终要投资的,是林莫臣这个人!他会带给你无限价值,他会带给你无限可能!模式算什么,一点点收购的钱算什么?现在我跟你求的一两个亿算什么?他会为你创造出更多,伯特,如果你错过了他,就会错过这辈子最好的一次投资机会!你给我记住了!”

    伯特听得完全瞪大了眼睛,安静片刻,反而笑了:“你说什么?我还不需要你这个小姑娘来指手画脚我的投资!能力?可能?我承认人的才能是我看重的东西,可中国可以选择的优秀项目那么多,为什么要仅凭你的一面之词,就把钱投在一个男人未来可能会有的发展上?我是救世主吗?哦不,小姐,我们是吸血鬼。资本,它只为利益而活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的眼眶有些发酸了,她不吭声。伯特看了她两眼,然后低骂了句什么,拉开了会议室的门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这一辈子,都只是为利益而活着?”她忽然缓缓地开口。

    伯特一怔。

    “梦想、善意、爱情、友情、奋斗……难道这些,不是比利益更重要的东西?”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“你可曾为它们疯狂过一次?你是否得到过别人无私的帮助,只为帮你实现心中的愿望?我缠着你,我请求你的帮助,用的是我所有的诚意,我别无所有。可是我相信人生的很多事,不是用利益衡量的,也是利益换不来的。你做美好的事,就会得到美好的回报。你帮助我们,我们死而复生,我们将来就一定会给你,最好的回报!”

    她说完了,意外的是,伯特也没出声。一老一小,都静默着。

    木寒夏深吸了几口气,擦了擦眼睛,笑了:“对不起伯特,我刚才情绪有点激动,不太礼貌。对不起,再见。”

    她越过他,往门外走去。她忽然觉得无比的疲惫,她想她已用尽全力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伯特却叫住了她:“等等,summer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停住,看向他。

    他直视着她的眼睛:“我想问,你为什么要这么努力地、来做这件事?”

    木寒夏微怔,笑了,轻声说:“因为爱情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爱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我希望永远看到他,光芒万丈地活着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暮色降临。

    雨水轻轻敲打着窗,屋内却是一片灯火璀璨和温暖。

    林莫臣抬头缓缓喝干一杯酒,身旁的薛柠已喝得微醺,双靥微红。今天的饭局,不知为何气氛很好。都是霖市商场上的熟人,大家随意的聊着天,说着最近的经济局势,也说着谁家谁谁的一些趣闻八卦,说得连林莫臣,都微微失笑。

    他是请客的人,薛柠今天不像平时低调谦让,自己坐了主客位,坐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尺度拿捏得很好。大方得体,温婉可爱如春风细雨、润物无声。

    喝到高兴处,有人关心地开口:“林总,你们公司的事,钱筹得如何了?我这边流动资金还有几百万,要是林总不嫌弃,就先拿去用。”

    林莫臣微笑举杯:“谢了赵总。钱的事我还在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他落落大方,旁人却都只是善意地笑。

    这是薛柠开口:“jason,其实我有个提议,你要不要听一下?”

    林莫臣已是半醉,微微眯着眼,含笑看着她:“嗯?”

    薛柠被他盯得脸一红,微笑说:“我不是替父亲在打理一家投资公司吗?一直想进地产行业,我跟华尔街的同学聊过,也都很看好中国地产会反弹。不过,一直没有信得过的合作者。如果你愿意,让我入股一部分,当然,控股还是你。也让我这个纸上谈兵的家伙,试试水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她话一说完,席上就是一静。坐在末位的孙志眼睛都亮了,手紧紧握着酒杯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林莫臣。

    林莫臣安静了几秒钟,忽的笑了: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认真的。我哪敢骗你啊。”薛柠浅笑着说,“投资公司总资本大概10个亿。其中有3个亿的流动资金,昨天我已经连夜调动到位,明天可以让你们公司的人,跟我们商定合作细节。你看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林莫臣说,眼眸中浮现深深的笑,举起杯子与她轻轻一碰,“多谢,serena。”

    薛柠只是温和地笑着,干掉他敬的这一杯。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