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第15章

丁墨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经理通知的饭局地点,离公司不远,就在江边。木寒夏没去过,听说是个很高档的会所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木寒夏到了。江岸灯火初亮,会所庭院里树枝蜿蜒、清雅寂静。

    木寒夏以为自己是第一个到的,轻推开包间的门。谁知里面已经坐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孟刚坐在窗边,在抽烟。他今天穿着白色polo衫、黑色长裤,轮廓简洁硬朗。他看着她,眼睛微微眯着。

    木寒夏心头一跳,脸上却笑了:“孟总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找了把椅子,坐下。房间里有点静,孟刚无声地抽着烟,木寒夏眼观鼻鼻观心。

    “最近工作怎么样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。”木寒夏浅浅一笑,“工作都挺顺利,我还看了很多资料,学了不少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又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木寒夏问:“孟总最近休息得好吗?身体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我不是个会因为私人情感,影响工作和生活的男人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不敢答话了,低头装傻不语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人敲门进来了,是孟刚的助理小陈。他看一眼屋内沉默的两人,面不改色地微笑说:“孟总,客人们马上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孟刚今天宴请的,是市工商局的一众人。他和副局长坐在上首,其他人作陪,木寒夏和小陈在最下首,添茶倒酒。寒暄时,孟刚只简单提了句:“这是我们市场部的寒夏。”立刻就有人打趣:“哎呀,孟总手下人才辈出啊,每次都带漂亮女孩出来。”

    大家哄笑,孟刚眼里也噙着淡淡的笑意,说:“胡说,这些年我身边就跟着个小陈,几时带过女孩子跟你们喝酒?寒夏,先给他倒上,罚酒三杯。”

    “哎。”木寒夏也笑着,过去倒酒。

    觥筹交错,宾主尽欢。

    木寒夏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,没敢多话,她也不是借机来势的那种女孩。但足够乖巧甜美,所以也挺融洽。但是,很快就有人找她喝酒了。

    “美女,今天孟总带你来了,怎么也得跟我们喝一个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其他人起哄。

    木寒夏从没喝过白的,连忙笑着推脱,看向孟刚。

    孟刚已经喝不少了,点了根烟,靠在椅子里。脸色微红,眼睛沉而亮。

    “你就喝一杯,表个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孟总。”木寒夏拿起杯酒,跟人干了。

    “呦,这么听孟总的话啊?”有人笑了。

    木寒夏心头微颤一下,笑答:“当然得听领导的呀。”

    孟刚淡笑如常。

    木寒夏坐下后,却只觉得喉咙里胃里都火辣辣的,头好像也有点晕了。

    今天肯定要让对方喝痛快了。期间,孟刚去洗手间吐了两次。有一次是木寒夏扶他去的。关上门,他就趴在洗手台前,无声地吐着。木寒夏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个样子,静了几秒钟,上前轻拍他的背。

    他没动,任由她拍着。背部宽且硬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打开水龙头,洗了把脸,又漱了口,抬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木寒夏放下手。

    洗手间里灯光有些暗,他的眼睛里还有血丝,身上是浓浓的酒气。

    他突然就抓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木寒夏整个人都紧绷了,压低声音:“孟总……”

    他却什么都没做,只是盯着她,目光迫人。

    木寒夏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他松开了手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推开门,外面宾客满座,喝得正欢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酒席是晚上十点多结束的。孟刚已经喝多了,靠在包间沙发上,不省人事。木寒夏陪小陈一起,把宾客们送下楼。

    小陈说:“你先上去,照看孟总,我去拿车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犹豫,小陈却态度坚决:“快去,别让领导出什么事儿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只得上了楼。

    夜色浓重,屋内的杯盘都已经撤下去了。窗户开着,江风吹淡了一屋的烟酒气。

    孟刚闭着眼睛,手搭在额头上,一动不动。木寒夏离他远远地站着。

    “木寒夏?”他低喃道,嗓音哑哑的。

    “哎,是我。”木寒夏走过去,倒了杯热水给他,“孟总,你喝点热水吧。”

    孟刚没接。木寒夏放下水,刚想走,猛然间腰就被一把抱住,跌坐在他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木寒夏全身微微一颤,心跳加速。他的手抱得很紧,将她箍在怀里,两人的脸离得很近,呼吸也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木寒夏……看着我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的太阳穴突突地跳,想要推开他。但是他这回使了狠劲,她完全挣不开。

    “孟总,你放开我……”她压低声音说。

    蓦然间,孟刚的唇已经压了上来。

    木寒夏全身发凉,脸和手却热得发烫。男人的唇厚而温热,还有隐隐的烟酒气。她牙关紧咬,他却很有技巧地"yun xi"着,抬手握住她的下巴。木寒夏牙齿微张,他的舌头就伸了进去,用力地吻着。

    木寒夏拼命地推,却推不开,反而被他压在了沙发上,轻易扣住双手。

    亲了一会儿嘴,他把脸埋下去,吻她的脸和耳朵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无依无靠的小姑娘,心到底有多大?”他低哑地说,“不肯跟我?”

    木寒夏的眼泪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“孟刚你松开!”她嘶吼道。

    孟刚一把按住她的嘴。他是真的醉了,眼睛里暗暗沉沉。

    “还犟?信不信我今天在这里就把你办了?”

    木寒夏脑子里有瞬间的空白,某种陌生的恐惧,如同冰凉的潮水没过全身。见她不再挣扎,孟刚低下头,更加肆意地亲吻。

    木寒夏的指尖微微颤抖着,猛地一低头,就咬住了他的手臂。这一口咬得极狠,木寒夏牙齿里都进了血。孟刚痛呼一声,手放开了她,但还是压在她身上。木寒夏全身的血仿佛都冲进脑子里,她知道自己的力量是无法与他抗衡的,眼明手快一把抓起茶几上的玻璃烟灰缸,用尽全力砸在他胸口。

    这下孟刚是真被砸伤了,闷哼一声,捂着胸口靠到了沙发上。木寒夏一下子爬起来,不顾一切地往门口跑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身后传来孟刚压抑的低吼。

    木寒夏哪里肯,一把拉开门,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门外,庭院深深,灯光依旧。有人站在不远处的包间门口打电话。一切都很平静。

    木寒夏的泪还无声地挂在脸上,恍恍惚惚,心中灼痛。

    她步伐急乱地往外走,谁知一头撞在打电话那人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?”熟悉的沉凉的嗓音。

    木寒夏抬起头,看到林莫臣。

    廊灯下,他西装革履,面容俊朗。身上还有淡淡的酒气,显然也是来这里应酬的。

    木寒夏的眼泪突然就又往外冒,但是她强忍住了,低声说:“没事。”绕过他就想走,谁知这时身后门内,传来孟刚的声音:“木寒夏!”

    木寒夏全身微僵,拔腿就走。林莫臣看着她,一把握住她的胳膊:“里面是孟刚?”

    木寒夏脸色执拗,抬手擦掉泪:“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林莫臣看了她几秒钟,忽然脱下西装外套,披在了她身上:“我送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木寒夏一怔。

    西装还带着他的体温,将她包裹住,也隔开夜里微寒的空气。他的手放在她的肩上,没有松开,而是轻轻地搂着她往外走。

    木寒夏的眼泪一下子掉下来,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“我有点事先走,你们继续陪。就这样。”林莫臣挂了电话,抬眸望向后视镜。

    后排的木寒夏快缩成一团了,裹着他的西装,靠在车椅一角,低声说:“谢谢你,林莫臣。”

    林莫臣没说话,发动了车子。

    车上了高架桥,满城灯火环绕。林莫臣开了车窗,有徐徐的风吹进来。木寒夏坐直了,静静望着窗外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报警?”他问。

    木寒夏沉默了一阵,答:“不报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她又说:“他没有得逞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个蠢女人,为什么不知道保护好自己?”他说。

    “是我太天真了。”木寒夏答,“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好运气。以后我会保护好自己,你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她一眼,这一路,就真的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林莫臣没想到,木寒夏住在这样一个地方。他知道她并不富裕,但以为至少是良好家庭出身。

    废墟、土路、杂草,脏旧得就像要**的筒子楼。没有路灯,也看不到人影。

    这里离木寒夏住的楼还有一段距离,但是路很窄也不平坦。木寒夏说:“我在这里下车吧,前面你不好开。”

    林莫臣看一眼黑洞洞的前路,说:“前面怎么走?继续直行?”

    木寒夏只得答:“嗯。”

    一路颠簸,车灯摇晃,开到了楼下。

    林莫臣停好车,双手依然搭在方向盘上,从后视镜中看着她。木寒夏脱掉西装,笑了笑说:“谢谢你。那我……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等她走进楼里,林莫臣抬起头,看到有的楼层灯亮了,有的没亮。而她的脚步声在这夜深人静的贫民窟里十分清晰,最后她停在顶楼,他听到她掏钥匙开门的声音,最后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林莫臣看着她家的灯光亮起,缓缓倒车离开。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